生物材料研狗一只★日常蹲实验室
☆Duetsch研习中
★Vegas
★码字腐向为主
★|twitter@Chenogeta

【初九】(古耽短篇)

初九·章一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流沙城是个边关小镇,常年风沙,唯有寒冬腊月里有落雪时好点,然而这样的时令却令城中人更为恐惧,只因边关地区,常年有外族骚扰,越是冬季来临,牧草贫瘠,那些凶狠的番邦人每过一村便屠戮烧杀,这些年来连年打仗,有时那些蛮子为了泄愤,做出屠村的事情,也不是没有的。

此时乃是正午,然而乌云蔽日不见天光,昨夜大雪纷飞,掩去了不久前厮杀的残忍,整个村落里寂静的诡异,忽而一阵马蹄自远及近,群马奔腾踏碎了伪装祥和的雪地。为首的人黑色大氅,银铠加身,仔细看乃是一名年轻将军,身后大军执旗而来,远远便见上书“燕”字,迎风烈烈。

“殿下,看来我们来迟了”

一个络腮胡的裨将策马上前,神情恭敬,眼前将领看上去比他年少,却不容的半点怠慢,只见他薄唇微抿,露出一个嘲讽的笑

“鼠辈!纵是跑的了今日也跑不了明日···”年轻王爷驻马看天,“天色有变,传令下去,今日扎营在此”

“王爷”李赫牵过燕王的战马不解道“附近农户尽毁,然而余烬仍在,估计达木措的军队还没走远,为何我们不乘胜追击?”

“李将军可知,穷寇莫追···何况此刻天色,恐有暴雪,我们的士兵多来自中原腹地,雪天出城对我们来说甚是危险”李赫与燕王回头,只见一名长髯谋士抚须而来“参见燕王殿下”

“先生免礼”燕王伸手虚托,来者乃是燕军军师梁广百,但见他摇头叹道“可惜了这一村百姓,竟未留一个活口···”

“先生节哀,须知古来征战几人回啊”燕王背手看着不远处的营火,神色淡漠。

梁广百看着他渐去的背影,未免感慨。初见时,燕王不过还是垂髫小儿,犹记得他向自己敬茶时偷偷探看的神情,然而十几年严苛的王室家训,边关征战,将那个稚嫩的孩童打磨成了如今犹如出鞘之剑的少年人。燕王景瑄锋芒日盛,朝中风云更是莫测,这个孩子不知何时学会了收敛情绪,仿佛生死不足为道,即使是从小看大,也看不透他到底想要什么,军权?名利?又或者是那个位置···

梁广百不敢深想,正要上前却听营中忽然传来一阵喧闹,一个伙房小兵,两手钳着一个矮小的人,口中喊打。

那人不停扭打,却瘦小无力挣不开伙夫,情急之下张嘴就咬,伙夫抬起手正要打他,却听得一人道“且慢”便见燕王殿下一行人来,小兵立时跪下禀明说是抓到一个贼人。

左右侍卫上前,将那衣衫破烂的人摁住,令他抬头回话,燕王看他皱了皱眉。不过是个孩童,瘦骨伶仃,脸上脏兮兮的全是灰,像是个乞儿,问话也不回答。

军营里抓住来路不明者一概是要打招或是处死的,侍卫看他道不出来历,便要就地正法,不料燕王抬手拦下。

远看还不分明,走进了发现那小乞儿一双眼睛明亮有神,宛若曜石,勉力瞪着来人却掩饰不住恐惧。

不过是个战祸的孤儿,燕王赏了两个馒头给他,那孩子见了“嗵嗵嗵”朝他磕了三个响头,拿起馒头就往嘴里塞,景瑄蹲下身平视他道“你且回话,这些馒头尽可拿去”那孩子吃的顾不上搭话,胡乱点点头算答应了。

原来此人当真是个乞丐,他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,也没有姓名,记事起就跟着村里的乞丐东奔西走讨生活,这两年边关战事频频,许多人已经远走逃荒去了,男孩平日里就在战场上扒尸体身上的干粮和银子,以此度日。此番蛮子屠城,他眼尖溜得早,傍晚饿的不行才溜回来找吃的,不想被抓了。

梁广百见他可怜,求情将他放了去,临走前给了他一点干粮,叫他往南走,男孩站在军营外面,两个眼睛黑亮黑亮的看着那群人中间那个为首的,远远的又跪下磕了几个头,走了。

燕王瞥见,未曾言语,夜里果然暴雪,忽而想起那孩子不知道有没有找到容身之所,午夜梦回居然又想起那双眼睛,单纯又执着。

···

翌日拔营,一行人浩浩荡荡往北进发,出城时似有所感,燕王回头一看,只见一个黑黑小小的身影,躲在一旁草丛里,紧紧缀着队伍。侍卫将其带来,那孩子不由分说跪在地上,上阵杀敌,起灶生火,刷马牵车他都能干,只求报恩。一旁几个副将都嗤笑他乳臭未干,燕王看他跪在雪地里,手指扣着泥土冻得发红,眯起了眼睛问道“城外草原你可识路”那乞儿眼看有戏,咧嘴露出一口白牙连说知道,可为将军做马前卒。

“仗义每从屠狗辈啊···”景瑄轻笑“今日腊月初九,你无姓名,也无家人,便赐名初九吧”

这一年腊月,初九遇见燕王景瑄,时年七岁。


#待续

评论

© 一莲托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