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物材料研狗一只★日常蹲实验室
☆Duetsch研习中
★Vegas
★码字腐向为主
★|twitter@Chenogeta

【初九】(古耽短篇)

初九·楔子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岁末隆冬,大雪封山。

一个穿着厚重的皮袄的身影在雪地里一深一浅的前行,他走的很慢,黑亮的眼睛在树林里巡视,常年打猎的经验让他不会错过任何进入实现范围的猎物。

年轻的猎户停下来喘了口气,自幼跟着父亲在外游猎的生活,给了他健壮的体格和微黑的肤色,如今他一个人也能在这深山中生存自若,虎狼也忌惮他的敏捷。然而此时这个娴熟的猎手却蹙起了眉头,今年冷的有些异常,再晚些天,连饥饿的猛兽都不会再出山觅食,他必须尽快找到更多的猎物,来度过紧接而至的严寒。太阳已经西斜,他看了看身后雪橇上的几只野兔,摇摇头继续往前走。

没走多远,前方地上一片刺眼的红色映入眼帘,他眯起了眼睛,心想莫不是有走兽踩到陷阱,一面搭好弓屏息缓步,血迹越来多,猎人循着一串已经快要凝固的红色,终于停下了脚步。

远远看上去红色的一片,却并非血迹,而是一个重伤的人。

猎户试探着上前,那人已经不省人事,只剩微弱气息,犹疑片刻终究是不忍将其丢在着冰天雪地,眼看天色已晚,夜里的深山有着绞杀一切生灵的威慑。

···

年轻的猎人今日又是踏着夕阳回到院落,然而不似以往,如今家中已有了炊烟,他快步走进厨房,一个消瘦的身影站在灶台边,听见声音便回头看向他

“你回来了”

他看了看对方右腿,显然还没好,皱了眉

“你伤未痊愈,怎的又起来走动”

那人拿过一旁拐杖,笑笑没说话,一瘸一拐的随他出了伙房。

这个人被他救回来第三日便清醒了,答谢了这个名叫阿南的年轻人救命之恩,却也没看出有捡回一条命的庆幸神色,只说自己遭了歹人,没有来处也没有去处,猎户便留他暂且住下。

夜幕降临,油灯映着那人的脸,阿南看着愣了愣,随即又尴尬的低头继续收拾今天的猎物。那个人就坐在窗边看着院子里的一颗光秃秃的树,眼神清清冷冷的。

早在几天前为这个陌生的伤者清洗时就发现,这不过是个少年人,容貌还是带着稚嫩的清秀,宛若好女。阿南不认得几个字,断然是不懂肤若凝脂,眉如黛墨的,只觉得这个人不似世间人,倒像是说书人嘴里贪玩下界的仙人。

比山下村里豆腐坊里的小瑾还要美,猎户这样想着,又看了看那个人。

往日听镇上人说,京城里摄政王好美色,天南地北的搜罗美姬娈童,然而王府里美人换了一遭又一遭,不见哪个长久。一日燕王殿下送了他这个游幸四方的叔叔一个少年,据说乃是天人之姿,宛若谪仙,从那以后专宠不衰。猎户彼时想,一个男人能有多好看,待到今时他虽是见识到了,可惜,这是个短命的。

那人称自己初九,至于来历一概不清楚,看着脸色日渐好点,然而两个人心里都知道,初九伤了心肺,右腿筋脉尽断,内在是坏的一塌糊涂了,这些日不过靠着阿南去山里刨的野山参一口气吊着命。

阿南是个鲜少生病的,此时手足无措,说待那天晴好下山去镇上寻大夫,却被初九婉拒了,只道他一去一回怕是至少三五日,彼时自己早就死了,况且这一身重伤,寻常大夫恐是无力回天的。

若有亲眷,也可到村里找个跑马的商人带个信出去,阿南一脸担忧的看着床上消瘦的人,就算他现在穿着粗布麻衣,只要轻轻一笑,便若春水融雪。初九摇头,说自己孤零零一人,在这世间早无亲眷。

···

又过了数日,初九再也吃不进东西,眼神也飘忽起来,脸色苍白,气若游丝。阿南眼眶红红的,跟这个人相处不过数日,性子里的朴实却让他不早已把对方性命挂在心上,此时只觉心中凄苦,又想初九不该命绝于此,深山荒野,无亲无故,若是没遇到自己,尸身怕是也要被豺狼虎豹叼去。

初九自知大限将至,说平生未做善事,害人匪浅,能有最后这几日安宁就该感谢上苍垂怜,只求身后能一把火烧了,清清白白的走了干净。

次日深夜,初九突然回光返照,眼神极亮,见阿南守着自己痛哭,叹息了一声,说道

“蒙恩人不弃,初九无以为报,只求恩人听我一个故事,我走也了无牵挂了”


#待续

评论

© 一莲托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