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物材料研狗一只★日常蹲实验室
☆Duetsch研习中
★Vegas
★码字腐向为主
★|twitter@Chenogeta

红楼隔雨相望冷,珠箔飘灯独自归

(《于花都之中》①随笔)

 

Attention:

>再看宝井理人耽美名作《与花都之中》后写的随笔。

>腐向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又是樱花纷落的季节,自你婚后,再没相见。

 

第一次在花园里见你,柔软的头发,黑曜石般的瞳仁,深如潭水。你喜欢那些我叫不出名字的花草,年少的我便整日怀着期盼,守在后院栅栏的旁边,等着你略显单薄的身影,在丛花碧叶中静静的出现。

 

是谁说,你绽出一朵春雨,常开不败;而我披着思念,从未打湿。

 

不知何时起,我们的身体如同麦子拔节般的生长。变了外貌,变了嗓音,穿着黑色的立领制服,校徽在领口折射着属于青春的年华。没变的是你仍然比我稍矮,低头就能看见白皙清俊的侧脸,没变的是你仍然单薄的身影,纤细的手腕不经意间握了那么多年,没变的是你惯常冷淡的语气,我多么庆幸只有自己知道你藏在心底的温柔。

一起披着繁星去过的夜市,一起踏过枯叶在寺庙里抽过的签,一起在寒冬里看着跨年的烟火。

 

我的青春从爱你开始。

 

十五岁的那一年,鼓起勇气诉说了自己的情愫,却被一句“抱歉”打入了冰窟。是啊,你向来正直的有些保守。

男人和男人之间的情愫,任人看来,都是歪斜的扭曲。

 

人生最大的遗憾,莫过于记忆中的少年,死在时光里。

大学里再次相遇,你我都不再有年少的稚气,你依然稳重,我却已经不复当日,身为次子的我,没有继承家业的权利,终日放浪形骸。

 

身边的美人辗转流离,她们有着柔软的身体,发钗都带着香气,可是爲什麽我仍然在每次喝醉后都想起,年少的你站在花丛中;不似她们的柔软,你瘦的抱起来可能有些硌人,比起花蕾的甜蜜,身上更有可能是青草的幽香,可是爲什麽,我觉得你比她们都要美丽。

 

你会结婚,会成家,会生子,这些都是早就知道的未来,即使我早就打算默默守望这份情愫终老,却仍然在得知你要结婚的消息时,如坠深渊。

 

又一次走过你的窗前,抬头看见你的房间,昏黄的灯光映着单薄的身影。

【红楼隔雨相望冷,珠箔飘灯独自归】②,说的大抵就这这种寂寞。直到这时我才知道,你当初的拒绝是怕自己会深陷于此,而成婚,是爲了保住家业祖辈儿时就立下的约定,

然而一切都来不及了,人生的车辙碾过我们青葱的爱情,只能散作飞灰尘埃。你的眼泪,在我心里落成倾盆大雨。

 

那夜之后的四天,我们逃离了世人的眼光,我本来打算花一生的时间来证明的三个字,上天却只给我四天的时间。再多的甜言蜜语,堂皇文字,都无从开口,这一刻我只想抱着你瞬间老去。

【我们一起私奔吧】【我们逃去别人都找不到的地方吧】我还没有幼稚到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,也没有成熟到能够担得起逃避的后责。我们热切的拥抱着彼此的时候,心里却又再清楚不过,那迟早要来的分离。

 

你大婚那日,礼服已经穿戴整齐,我却跨不出门槛。你携着新娘踏过落英,前往寺庙的时候,有没有看见,门口那尊狐狸的石像,口中所衔写着【姻缘圆满】的签纸,若是能看见,也不枉我守在寺门口,求了整整一夜。

 

我是个唯物主义者,可是因为你,我宁愿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明。

 

从此思君催人老,从此永世不相见。

 

再次看到你的名字,是黑色毛笔字,晕开在白色的悼文信笺上,然后我闭上眼睛,站在中庭里。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,禽鸟尚且长相守,可怜痴人阴阳隔。

 

若有来生,如果我们仍然相遇在春季的花丛之中,我希望我的三月永不停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END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*注① 【于花都之中】作者宝井理人 是漫画《只有花知晓》的加笔番外,讲述了主人公御琦诏太的老师辻村基晴和御琦祖父御琦晶(原名莲见晶)过去的故事。

*注② 【红楼隔雨相望冷,珠箔飘灯独自归】出自李商隐诗《春雨》。男子拿着送给心上人的珠箔,站在姑娘的闺阁下隔着雨幕遥遥相望,却不见佳人出现,那个人可能已经嫁人,也可能已经离世,无从所知,而男子痴心的等待,也只能有雨中独自离去的结局。

 


评论(2)
热度(21)

© 一莲托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