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物材料研狗一只★日常蹲实验室
☆Duetsch研习中
★Vegas
★码字腐向为主
★|twitter@Chenogeta

满庭芳 (《鬼灯的冷彻》鬼白同人)


>说好的顶风作案···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R18(。

>腐向,CP鬼白

>醉卧花丛必然 必然···你们懂得···金针挑破桃花蕊~

>改后重发,大把撒糖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立春,八寒地狱,苍山负雪,明烛天南。

 

公务之由,鬼灯不得不在早春时节踏入这片极恶之地,原本万不愿做停留,奈何白泽来地府出诊,听闻此事,硬要去百闻不得一见的八寒地狱看看。

来时活蹦乱跳,去时抖若筛糠,叫苦不迭,抢去了他的外衣不说,这会在后面拖拖拉拉像是走不动了,堂堂神兽只差坐在地上撒泼打诨。佐官无奈,然而身体却早于思想做出了反应,转身朝那人走去

 

“上来——”

看着眼前蹲下来的人,白泽愣了愣旋即坏笑道“此话当真?”

“那算了···”

“哎哎哎···别——”说罢趴到那人背上,暖流从胸口渗入,白泽一阵恍惚,但是寒冷褪去,脑子又开始冒坏水,伸手便欲作恶··

“啊——!”白泽痛呼,佐官一个过肩摔,背上之人便被扔进雪堆里。

“你这恶鬼!”

“不知道谁更恶啊——”抬手拂去了黑色衣襟上的落雪,作势要走,躺在地上的人见状“蹭——”的蹿上他的背,手臂交叠在鬼灯的胸前,紧紧扣住,连声讨饶“啊啊···我不敢了!”然后嘀嘀咕咕的咒骂着听不懂的汉语,慢慢把脸埋进温热的颈间,餍足的停了喋喋不休的嘴。

 

难得的,神兽没有掐了他的颈,佐官没有扔他到冰雪里。风雪里隐约而现的交叠身影,静谧的,把身后的两对足迹,踏成一双。

 

“喂——有酒喝去不去”佐官开口打破了沉默,这话题突如其来的有点诡异,好在背上的人思维跳跃,果然——

“哈?!有酒哪够还要有美···别——别松手!我去!”

鬼灯自己转念一想也有几分讶异,这么突兀的邀请,就因为这个人怕冷,所以想带他看看南方的早春?还是想告诉他,这地府里也有胜过桃源乡的美景?亦或是今年不想再独自一个人去鬼怪们花间酒的集会?

答案自然无从可考,却也无妨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在各地寒气未去的时候,八重岳附近,已是春色斐然。①

浅粉色的樱是春的水袖,拂过了白色的织锦。自八寒地狱一行归来,白泽此番南下也裹了外袍。正值春寒料峭,夜凉若水,佐官在前半步,拨开丛丛绯色,木屐踏过青玉石板,隐秘的甬道尽头,是灯火阑珊的异界。

鼓声伴着流水潺潺,树影婆娑间皓月当空,晚照花径。酒盏相碰的声音,太鼓与八尺,和歌伴着清酒玉笛散在晚风,三味线的悠然里隐约笑语。形形色色的鬼怪,冥界的浮世绘,醉酒的恶鬼,红妆的美人,每个人手里都提着一盏上宽下窄的灯笼,盈盈的火光,在山间汇成一道闪烁的银河。

 

“百鬼夜行?”白泽伸手摘去斗篷上的帽子,抖掉上面的落樱,有些惊异地问道。

“不是,只是南方山中众妖每逢早樱的祭会”鬼灯带他走到一旁的草丛间,似乎不打算走大路,“因为每逢这个时候,山顶的神树就会有花蜜发酵成的酒酿,你应该认得他们手里的灯笼···”

“啊啊···酸浆果···”白泽斜觑了一眼那人,也就是鬼灯笼,形如灯笼的植物,眼前这个人的真身···如此想来,此人身份还颇有几分领路众鬼的意味···

走神的片刻,佐官用白布遮住了他的眼睛,食指放在唇间示意他噤声

“啧,早知道这么麻烦就不带你来了,你身上的灵气太重,路上若有什么精魅小怪估计还未碰到你就灰飞烟灭了···”

白泽撇了撇嘴,又不是我央你要来,但到底没说出口,被佐官扯着衣襟一角,汇入众妖之中,刚踏出几步,那人却又停下,抬手点了点他的额头,在他耳畔悄声嘱咐“不要露出来”。

神兽兀自的红了耳根,心里愤愤念叨,突然靠这么近···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夜凉银汉截天流,绯色满庭留。②

白泽醉醺醺的倚在丛蕊间,偷偷掀开遮住眉眼的白布,满目的笙歌灯火,满目的绯色飞霞,好似回到了春末繁华盛景的天界。一年一度的佳酿,自是凛冽芬芳,要是有美人相伴就再好不过了···

胡思乱想之际,竟有些热了,想来时酒气上头,便褪了白袍铺在落花间,躺上去,头顶是浩淼星河,身下是氤氲芬芳,唯天地不老,亘古绵长,可怜世人永远参不透这洪荒之美。

手指不经意的拨弄起身旁的花瓣,红色的玛瑙珠,玉色的长指,修长的身姿横陈花间,白色的目布滑落一角,隐约露出殷红的眼尾。

鬼灯从众妖的敬酒中脱身,转身回到那人所在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。

 

萤火摇,灯影重,佳人一笑千杯少。

 

踏着铺满粉色的草地,佐官俯身推了那人一把,见他未睡,知道定是贪杯醉了,花酿后劲颇大,也罢,今夜就纵他趁兴,不醉不归。

“花心柔软春晗露,柳骨···柳骨藏蕤夜宿莺···”

啧,果然喝醉了,淫诗都出来了,佐官呷了一口酒···一旁醉卧的人低声继续嘀嘀咕咕着,看那情状似要踏入春梦幻境,鬼灯促狭一笑,接道“不碍两身肌骨阻,更祛一卷去云桥”

神兽伸手抬起了白布一角,垂眼看着身旁向来冷面的鬼吏,心说看不出来你也是个懂行的,不经意眉眼微挑,哪知这一撇飞眼扫到佐官心尖,带起一阵涟漪。

白泽闭目假寐,心道你要对诗,我且跟你对,好把前日接尾令输掉的面子都驳回来“仙子娇娆骨肉均,芳心共醉碧罗茵”

此等淫词艳句,显然是想把他逼得哑口无言,鬼灯蹙眉冷哼,我奉陪就是“洞里泉生方寸地,花间蝶恋一团春”③

白泽一愣,耳根微红,不上狠得我还赢不了你了,支起身子,靠近那人耳边,“一树梨花压—海—棠———”

句尾棠字微转,吟哦浅语。不料佐官突然翻身压了他,惊得身旁铺雪似得花瓣腾起一片粉色的尘埃,落在白泽的黑发间,佐官伸手拂去,俯身悄然“好啊,我就让你见识见识,梨花怎么‘压’海棠···”

白泽当是他对不上来,便出言讥讽,与他缠斗,正欲扯了碍事的白布,那人眼疾手快,捂住了他的眼睛,倏忽间唇边一阵冰凉。

 

凛冽的酒香夹杂着樱花若隐若现的芬芳,从唇齿间渗透,撬开了贝齿,舌头如同小蛇一般的勾缠着他,神兽自然不甘示弱,心想别的我不敢跟你较量,房中之事我还输了你不成,今日到底谁压谁还说不准,于是勾手环过对方的后颈,回吻起来。

情事来的迅疾,缓和的也猝然,不知是谁先放慢了吐息,浅尝啄吻起来,白泽陷在一片黑暗之中,感官格外敏感些,只觉得身下一凉,腰肢被人拂过,陈年佳酿烧起的身体,经不得挑逗,快意顺着血脉直通下腹,欲念一起,不纾不快,偏巧又是常在情事里混迹的身子,自是一派柔骨,抬腿蹭过对方的腰间欲起身压制,倏然就被扯去了衣衫。

 

周边是寂静的夜色,身旁是簇拥的花蕾,身下是粉色的樱瓣,玉体横陈其上,腰肢细细一捻,风流体态,穷词难形。

一向冷静的佐官此刻竟也难以克制自己愈发沉重的呼吸,殊不知二人此时,皆有几分庆幸对方看不见彼此情状。鬼灯伸手拨开他的黑发,白泽此处敏感,向来不喜人碰,一时逗弄心起,俯身舔舐过白皙额间那抹殷红的眼纹,果然引得身下人一阵战栗,却不似往常的烦躁,反有几分隐秘的快意。情欲难耐,白泽伸手向下身摸去,却被身上人抓了手腕压在头顶,挺身埋进温柔乡里,白泽惊呼一声蹙眉咒骂了一句,几欲抬腿踹翻身上之人。

花径深处,自是一番好滋味,佐官出神的片刻,被身下人翻身骑上,岂料动作太猛,体内之物愈加深入,惹来想要反攻之人自己啊啊的喘息出声,旋即面色赧然道“这···这次····可是我压了你···”

鬼灯心道你都快灵魂出窍了还要逞口舌之快,没有出言反驳,压住那人脑袋,抬头抵住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嘴。

 

偏巧一阵晚风穿花而来,绯色簌簌春雨一般落了两人肩头眉梢,恍惚间佐官抬眼,看到了那人禁闭的眉目,细密的汗水划过下颚,下身不断蹭着他的小腹以求纾解。

“淫兽···”

叹息似得语气,却一字不漏被那人听去,下体一紧,泄了出来。

 

“都说‘春潮带雨晚来急’④,你这也太‘急’了吧···”调笑间,佐官伸手拂过正欲发作之人的后颈,拥住了情欲尚未褪去的身体,白泽撇了撇嘴,未做反驳。

 

星河之下,肩颈相交,周遭满庭尽芬芳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END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①:日本国内最早有樱花看的地方,便是位于气候温和的冲绳岛本部町“八重岳”山地一带,每年的 1 月 15 日,当地都会举行一个樱花祭。

②:原句“夜凉银汉截天流,宫阙锁清秋.瑶台树,金茎露.凤髓香盘烟雾.”语出宋·夏竦《喜迁莺》这里为应景改了后句。

③:两人所对诗句不仅要是暗语,而且应景必须带花卉。至于暗语所指,各位看官自行联想吧www

④:原句“春潮带雨晚来急,野渡无人舟自横”野合之句,所以说最后还是佐官大人赢了(。

 


评论(5)
热度(49)
  1. 水聿森绿松果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黑夜与咖啡

© 一莲托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