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物材料研狗一只★日常蹲实验室
☆Duetsch研习中
★Vegas
★码字腐向为主
★|twitter@Chenogeta

两相疑(《鬼灯的冷彻》鬼白同人)

 

Attention

>腐向,CP鬼白

>床伴设定(。

 

三更时分,骤雨初歇,皎月当空,流光落在桃源乡院落的台阶上,一片霜色。

 

床上的人迷蒙中睁了眼,却因身上疲惫只是挑了挑眼尾的殷红,此时起身怕是牵动下体又要一阵酸痛。带着朱红玛瑙珠的修长手臂,懒懒的在锦被下摸索了一阵,然而只是摸到一片冰凉的床榻。

啧,又走了。

 

合了眼,欲再会周公,却怎么也无法回到那个依稀带着情热的梦里。从来都是这样,在极尽的缠绵之后,看到那人起身披上皂色的外衣,推门而去,屋内的温度便如骤降一般,若不是身上疲软,白泽真想起身踹上去,让他永远迈不出那道浅浅的门坎。

然而开口却是:啊啊~快滚吧···

正欲推门的笔挺背影倏忽间僵直了一下。

 

毕竟,只是床伴而已。

心里默念,旨在陈述事实,又仿佛一句提醒,彼此站在对立面,有一条无形的界线横亘其间,再深入的交合,也只是欲念的宣泄。

然而那隔阂,如同夜色里骤降的大雨,层层叠叠的水幕模糊了对方的容颜,无从触及。

 

门砰的一声掩上,惊起了晨光熹微里的烟尘,如同一声叹息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虽然名曰地狱,但是华灯初上的时候合众地狱俨然是这极渊之地里寻欢作乐的天堂。

笙歌伴着清酒,朱红隔断笑语,烛火燃尽情思,热闹的地方最是薄凉。每一双看透市侩的双眼都盼着这夜再长些,只怕清晨的微光敛去昨日的欢愉。

 

白泽从花割烹狐御前出来的时候,脚步已经有些不稳了,倚在一堆脂粉香气里,脑袋昏沉沉的。身边一脸魅惑的女妖依然笑颜盈盈,轻声在他耳边说这些什么,然而喝醉的人此时却脑子里一团乱麻,本想借着烈酒烧去脑海里的烦闷,哪知越喝心越乱,想来借酒消愁都是古人胡诌的罢了。

往前几步,便是一家寻常的酒馆,仿佛今日比往常热闹些,门口诸多狱卒勾肩搭背的,白泽微微偏头,不料就看到坐在离门口不远处的那个人。

依然是一身皂色,依然是冰冷的面容,然而身边却多了不寻常的几抹艳丽,画着妆的女人,伸手斟酒的时候恰到好处的俯身,露出雪色的迤逦风光,一旁被恭维的佐官,抬手接过了酒盏,居然不经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

周遭甚嚣尘上,唯心万籁俱寂。

 

“呵,我还以为你是个多正经的人呢···”白泽面色有些冷,声音微不可闻。“您说什么?”一旁的女人有些莫名的,刚还笑模样的人,怎么突然声音就冷冷的。

“不,没什么”穿着白衣的醉鬼又抬起头,俨然一副寻欢作乐的样子,状似不经意的抬起女人娇俏的下巴,声音大了些道“我们再去环采阁那边坐坐,你说好不好”女人脸色微赧,嗔怪道“你还晕着呢,行不行啊”“我行不行,你还不知道么···”

 

鬼灯盯着门口,白色的衣袂,和女人浅浅的笑声,消失在灯火阑珊的微光里。呷了一口清酒,从咽喉烧到心口,再多年放荡性子都改不了,早上还病怏怏的,这还未到午夜就急着找人陪么,罢了,反正此人永远都是这样。

平日里一向冷面严肃的佐官是不愿意来合众地狱这种地方的,碰巧今日处理完公务,一干狱卒硬要来喝酒,心想喝酒也没有什么好推拒的也就一道来了,心里还惦念着白泽早上的样子,莫不是昨晚伤着了,偏巧在这碰到了,何止未伤,简直精力旺盛。

愈想愈是气结于胸,鬼灯闷声喝着酒,也没有理会身边貌美的女子低声说了什么,突然起身拨开人群径直出门去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朱红的纱帐垂落在铺着兽毯的地上,紫金炉里腾起袅袅熏香,催促着床上人的血液和欲念超下身不断地涌去,青葱般的手指灵巧的解开了白泽胸口的盘扣,玉臂正要环上对方的后颈,不料身上的人却被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,整个人提起来扔在地毯上。

“啊——!你找死啊!”白泽腾的从地上蹿起来,抬脚就往来者身上踢去,却被那人抓了脚腕,提起扛到肩上。

“神经病啊!放我下来!”叫嚷着又是一阵拳打脚踢,佐官显然不想理他,抬手就往对方不老实的腰肢上拍了一巴掌,对床上目瞪口呆的女人说“不好意思,给你添麻烦了”未等对方开口,已经消失在门后,女人愣了半晌,幡然想起,刚才那位,不是阎魔大人身边的第一辅佐官么···

 

白泽一阵眩晕,酒气上头又被人拎起来揍了一顿,滋味必然不好受,正欲开口谩骂,就被扔进一团软褥里,黑暗里,只听见一阵悉悉索索,接着就被一具身体压迫上来,熟悉的味道兀然充斥了自己的每一个毛孔,差点就要溺毙其中。

他要做什么,白泽自然再熟悉不过。

“怎么,你觉得那个美人还不够你消受?”语气里尽然的讥讽,白泽索性躺正了身子,修长的手指绕过落在肩头的朱红绳结。

 

耳畔一抹相思色,奈何得卿不得心。

 

月光从窗棂落下,洒在团簇的锦缎间,勾勒出白泽的眉眼唇间,黑色的发丝滑下,露出光洁的额头和朱红的眼纹,如同白色绸缎上开出的一朵涟漪,一圈圈荡漾开,拨动了心底最柔软的弦。

 

但是,他不喜欢白泽眼底不经意间流露的潋滟,不喜欢他沾满香气的衣襟,于是他有些粗暴的褪去了对方已经松垮的外衣,捏着他的下巴让他正视着自己,却依旧无法平息心头的烦躁,便狠狠的冲着那张出语伤人的嘴,狠狠的咬了下去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相识千年,从未相知。

闭上双眼就能描绘你的眉眼,白色的汉服,对琳琅的药材如数家珍,醉酒后眯起的眼睛,情事过后的赧然,调笑的神情···但是为什么依然觉得不够真实。

有时窃喜,众人都视你为神明,爱你的每一个灵动的瞬间,而我却喜欢你的疲惫,喜欢你收起所有凌厉的锋芒,喜欢你夜月下闭着眼,带着汗水的肩背腰身。

但大多数时候我却愤然,即使如此,你依然周旋酒色,依然在众人面前熠熠生辉。

 

就好像我拥有的那些,都是幻觉。

 

鬼灯神情有些迷茫,眼神飘忽不定。白泽知道他走神了,便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怒火中烧,莫不是压着我心里还装着酒肆里的女人。于是抬腿毫不客气的勾在对方腰上,一个用力,把那人压向自己,胸口的跃动贴着对方情热灼烧的身体,佐官耳边响起他轻声却显然是愠怒的声音

 

“看着我做!”

 

抬眼便深深地跌进那人如同深潭的眼眸里。佐官下颚汗水滴在他的眼角,顺着殷红的眼尾滑落,带着仿若承诺的灼热,在他的心头,下成一场永不停息的大雨。

 

黑暗里,不知道是幻觉还是有人呢喃,君若如星我如月,夜夜流光相皎洁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E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评论(15)
热度(207)

© 一莲托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