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物材料研狗一只★日常蹲实验室
☆Duetsch研习中
★Vegas
★码字腐向为主
★|twitter@Chenogeta

朱砂记(《鬼灯的冷彻》鬼白同人)

   *Attention

>腐向,CP鬼白

>两个小短篇,第二篇有点隐晦的····(跳着看的都是流氓(。

>改后重发,顶风作案(orz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极渊之地,是日,微雨燕斜。

 

白泽趴在书案上,百无聊赖,把耳畔的孔方君拨弄的叮叮作响,已经不知是第几遍的“什么时候完”“怎么还不完”,不老实的手一会碰倒了笔架,一会推落了砚台。

鬼灯有些头疼,早知如此他不该一时赌气约了白泽下棋,两个人平日里针锋相对,星罗棋盘也是好战场。不料公务繁重,转眼就日暮西沉,原想着兴许这个局就这么算了,奈何此人颇能撒泼打诨,胡搅蛮缠,不分个胜负就赖着不走了,佐官转念一想,所幸扔了执笔,欲先杀杀他的锐气。

即是赌局,自然输者有罚,神兽居然开口就提议输了的要在脸上画王八,简直如同黄口小儿一般顽劣成性,好在鬼灯已经对这个人毫无正经的性情习以为常。

 

二人依然沿用座子制①,一局下来,斗得你死我活,白泽先手②,步步杀招,显然就是一个狠戾的下法。鬼灯就知道他是个急性子,便以退为进。两个时辰之后,白泽满头大汗,横纵间白子已无东山之势,神兽恼怒不已,怎么说围棋也是我堂堂天朝尧帝源起的,怎么就输给了你这倭人。

 

算了,自认尚有愿赌服输的君子风度,白泽抓了桌上的毛笔扔给鬼灯,一副就义的神色说“你···你画吧!”不曾想赢家其实差不多已经忘了这茬了,心里不禁长叹,他赢得有些吃力,若不是最后白泽太急躁,自己是无法找到机会做棋的,一想到白泽那惊为天人的画技,不禁有些庆幸。

 

笔尖朱红,点在那人白皙的眼角,就好像在白色锦缎上作画一般,你万不忍心用艳美的朱砂在上面画一只王八。不经意的一点,在绯色的眼尾纹路间,成了一颗朱砂记,至此佐官却迟迟没有继续下笔。

 

鬼灯从来没有过在人脸上作画的经历,此番尝试,觉得颇为怪异暧昧,听闻古代有男子为新妇勾唇画眉之宜。他有些忍不住想用朱红的笔尖勾勒那个人的眼角眉梢,额上的赤红天目,所以他犹豫了,觉得不能继续,然而心里又不禁感叹,这个人真是莫名的适合红色,到底哪一种最合适呢,樱桃的,杜鹃的,桃花的,芙蓉的···好像每一种都合适,但是哪一种又都不够合适。

 

愣了半晌,白泽闭着眼睛有些不耐烦的问“好了没啊——”

“嗯,好了···”

 

佐官收回了手,好似不经意的,手背擦过那人的脸颊,暖玉一般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星月流光,树影斑驳,几声虫鸣隐匿在草丛间,似乎窥见了屋内春光,一时间云遮皎月,春风沉醉。

房内是不寻常的温热,白色和黑色的外衣凌乱的被扔在地上,躁动和缠绵的气氛氤氲在角角落落,之间是喑哑的喘息,缠绵又急切,白泽觉得自己好像泡在极品的绍兴酒里,烧的云里雾里不知今夕何夕。

 

他是上古神明,与日月同辉,与星辰共耀,而这光芒如今就融化在佐官的指尖。

 

支起的肩膀拉出漂亮的弧度,深入到腰肢,殷红的纹络,烙印在白皙修长的腰身上。白泽趴在锦缎里,耳根和后颈染成了好看的粉色,回身看着鬼灯,双眼湿润,烛光昏黄,有些不大能看清对方的五官,但是鬼灯却完全能想象的很出那幅画面。

 

白雪凝琼貌,明珠点绛唇。③

绝色。

 

有些窘迫的神兽,皱起了眉头

“你···你TM看够了没,要做···就快····啊——”

斥责的语言,说出来是极尽悱恻,最后一个音节,被身后人一个惩罚似得挺动,拖成一声呻吟,诱人的转音。

 

白泽有些小小的自负,这个人是众人敬仰的存在,那么冰冷严肃,高山一样的拒人千里。只有自己能作恶一般用手臂勾过他的颈项,抬起修长的腿蹭着他的腰,言笑晏晏看着他的眸色愈发深沉,被情欲吞没。

 

但是神兽始终没有学会,随意勾引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 

那个人似乎有无穷的体力,白泽别扭着不肯开口讨饶,却不知早已被自己滚落眼泪的模样出卖。缠绵的带着侵略性的吻,堵住了所有的恶语,有力的双手困住作乱的四肢,身体,压制住那个躁动的心。

 

以交合的姿态,是的,交合,大约是所有情语中最深沉的一个,你我本为异体,如今血肉相融,彼此拥有。鬼神没有老去,没有死亡,这就是一个永不成立的命题,然而此刻,倘若能拥你入怀,从晨光乍破,到暮雪白头。万能的鬼吏这样思索着,此时竟有几分羡慕起尘世凡人。

 

多么好,这个世界再无他人同我一样,可以陪你到地老天荒。

 

白泽···白泽···

低沉的唤着他的名字,温热的唇齿扫过他的耳畔,白泽有些恍惚了,他其实不能过于放纵自己,不然无法保持最后一点理智维持人的形态,但是···这个人实在可恶一遍又一遍的撩拨他。

身上的赤色纹络开始灼烧一般隐隐微光,白泽伸出修长的手抓着身下的锦缎。

啊啊···玩过了,佐官恶作剧似得想着。

 

高*潮过后的白泽眼睛里深深地茫然,眼尾泛着异样的潮红,墨色的眼眸间似乎陨落着岁月洪荒,又好像什么都没有,渗透着最原始的单纯,鬼灯喜欢看他这副模样,小死一回的样子,不似那般咄咄逼人,不似那般盛气临人,是别人都不曾见过的脆弱,而这幅样子,只属于他一人。

 

“我真想揍你···”白泽喃喃的说着,抬起了手,却又无力的垂下,鬼灯满意的勾了勾嘴角,将他的手臂又塞回被子里,然后静静地看着他睡去。

 

佳人眼尾朱砂色,织我心上双丝网,思君耳畔千千结,留我心上千千劫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END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①古代围棋制度和现代有所出入,其中座子制,即对局时先在棋盘角上四颗星的位置分别摆上4个子,黑白各两个,类似的对角星布局。

②古代围棋的下法分为敌手棋、饶子棋、先两棋。位尊的,水平相当的(敌手棋),一般执白先下。

③白雪凝琼貌,明珠点绛唇:语出梁·江淹《咏美人春游》,后被定为词牌名点绛唇,又名《点樱桃》

 


评论(9)
热度(49)
  1. 艾伦做我小天使☆一莲托生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一莲托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