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物材料研狗一只★日常蹲实验室
☆Duetsch研习中
★Vegas
★码字腐向为主
★|twitter@Chenogeta

【初九】(古耽短篇)

初九·章一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流沙城是个边关小镇,常年风沙,唯有寒冬腊月里有落雪时好点,然而这样的时令却令城中人更为恐惧,只因边关地区,常年有外族骚扰,越是冬季来临,牧草贫瘠,那些凶狠的番邦人每过一村便屠戮烧杀,这些年来连年打仗,有时那些蛮子为了泄愤,做出屠村的事情,也不是没有的。

此时乃是正午,然而乌云蔽日不见天光,昨夜大雪纷飞,掩去了不久前厮杀的残忍,整个村落里寂静的诡异,忽而一阵马蹄自远及近,群马奔腾踏碎了伪装祥和的雪地。为首的人黑色大氅,银铠加身,仔细看乃是一名年轻将军,身后大军执旗而来,远远便...

【初九】(古耽短篇)

初九·楔子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岁末隆冬,大雪封山。

一个穿着厚重的皮袄的身影在雪地里一深一浅的前行,他走的很慢,黑亮的眼睛在树林里巡视,常年打猎的经验让他不会错过任何进入实现范围的猎物。

年轻的猎户停下来喘了口气,自幼跟着父亲在外游猎的生活,给了他健壮的体格和微黑的肤色,如今他一个人也能在这深山中生存自若,虎狼也忌惮他的敏捷。然而此时这个娴熟的猎手却蹙起了眉头,今年冷的有些异常,再晚些天,连饥饿的猛兽都不会再出山觅食,他必须尽快找到更多的猎物,来度过紧接而至的严寒。太阳已经西斜,他看了看身后雪橇上的几...

【忍冬】(耽美小短文·随笔)

>耽美小短文,四千字五年的波澜起伏

>随笔

>CP  少年与同学的父亲 年上    (这个文章构思了挺多细节,但是都零零落落的章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从德国亚琛飞往中国S市的航班平稳的划过万里高空,头等舱安静的角落里,穿着定制西装男人合上笔记本,静静地看着窗外云层里透过的阳光。

这么多年的异国生活,磨平了庄恒出国时所有的棱角,他从没想过,当初愤然离家,发誓永不回去,却在几轮春秋后,放下所有的情绪,故地重游。

他已经不是那个会喜欢跟父亲对...

红楼隔雨相望冷,珠箔飘灯独自归

(《于花都之中》①随笔)


Attention:

>再看宝井理人耽美名作《与花都之中》后写的随笔。

>腐向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又是樱花纷落的季节,自你婚后,再没相见。


第一次在花园里见你,柔软的头发,黑曜石般的瞳仁,深如潭水。你喜欢那些我叫不出名字的花草,年少的我便整日怀着期盼,守在后院栅栏的旁边,等着你略显单薄的身影,在丛花碧叶中静静的出现。


是谁说...

满庭芳 (《鬼灯的冷彻》鬼白同人)

>说好的顶风作案···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R18(。

>腐向,CP鬼白

>醉卧花丛必然 必然···你们懂得···金针挑破桃花蕊~

>改后重发,大把撒糖

----------...

【飞白】 (《鬼灯的冷彻》鬼白同人)

attention

>腐向,CP鬼白

>一直想写写神兽形态的白泽,于是就产了这么个东西,笑纳

>小长假发两篇,先来个短篇吧www各位五一快乐

>本篇清水,下篇      顶风作案   (。


秋雨一夜连晓,飞檐之下水珠成串而落,击在青石板上碎成一朵无色花.

一身墨色的佐官,撑着朱红油纸伞,立于庭院却迟迟未抬手叩门,默默地看着门口匾额

【玉兔汉方 极乐满月】


"鬼灯大人?"身后熟悉的声音,转身见桃太郎收了纸伞躲进...

两相疑(《鬼灯的冷彻》鬼白同人)

Attention

>腐向,CP鬼白

>床伴设定(。


三更时分,骤雨初歇,皎月当空,流光落在桃源乡院落的台阶上,一片霜色。


床上的人迷蒙中睁了眼,却因身上疲惫只是挑了挑眼尾的殷红,此时起身怕是牵动下体又要一阵酸痛。带着朱红玛瑙珠的修长手臂,懒懒的在锦被下摸索了一阵,然而只是摸到一片冰凉的床榻。

啧,又走了。


合了眼,欲再会周公,却怎么也无法回到那个依稀带着情热的梦里。从来都是这样,在极尽的缠绵之后,看到那人起身披上皂色的外衣,推门而去,屋内的温度便如骤降一般,若不是身上疲软,白泽真想起身踹上去,让他永远迈不...

朱砂记(《鬼灯的冷彻》鬼白同人)

   *Attention

>腐向,CP鬼白

>两个小短篇,第二篇有点隐晦的····(跳着看的都是流氓(。

>改后重发,顶风作案(orz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极渊之地,是日,微雨燕斜。


白泽趴在书案上,百无聊赖,把耳畔的孔方君拨弄的叮叮作响,已经不知是第几遍的“什么时候完”“怎么还不完”,不老实的手一会碰倒了笔架,一会推落了砚台。

鬼灯有些头疼...

1 / 3

© 一莲托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